叶子我会飘

因为开学了所以都没啥时间画画_(:з」∠)_
这些都是上课摸鱼(超怕被老师打死)
原本想找那个小黑的表情包的结果没找到呜呜呜(;´༎ຶД༎ຶ`)
想象中的小黑:要努力变强!
现实中的小黑:我艹去你mmp小逼崽子看爷爷让你上天!(握拳)

没什么白黑的成分啊_(:з」∠)_
但私心白黑(((o(*゚▽゚*)o)))

我要挂一个人
说真的我玩第五人格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人,放上椅子后被奈布救下来之后就站在椅子旁当着我的面自愈,他是傻的还是搞笑的?
赛后还说我恶毒、恶心、没有男朋友。
我没有男朋友真是对不起啊,有你这种男朋友还真是心疼你的女朋友啊。
监管者本来就是负责抓人的,我佛不佛那是看我心情,关你什么事。
总之,真的很气,下次看见这个人可以麻烦举报一下吗,第五人格真的该出一个赛后举报系统了。

是我的群里讨论的校园AU啊2333
脑洞大开感觉脑子里装的不是水而是黑洞啊哎嘿o(`ω´ )o
群里有人还吐槽我画的小白好受,胡说八道,明明是衣冠禽兽!(bushi)
可能和原来的黑白不像啊毕竟是现代嘛,又没有花纹又没有辫子很难分辨啊_(:з」∠)_

不过随便啦开脑洞开心就好hhh
希望有人借这个人设去写文呀2333

最后面的那张图是群里的脑洞请别代入自己的老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hhh我又来摸鱼了
大概是傻子好哥哥的小白x兄控但不说的小黑

幼儿园画风hhh♪( ´▽`)
说好的百fo贺文还没肝完,也可能这辈子都肝不完了(((o(*゚▽゚*)o)))

日常沙雕

hhh我流小黑坐姿

小白:我觉得不行

下次试一下小白的坐姿,可能是老大爷躺式坐姿hhh
惯例三岁小孩画风
日常表白小黑小白

嘤嘤嘤说好的产粮会变欧呢(;´༎ຶД༎ຶ`)怎么小黑小白还没到我家里来(´;ω;`)

@我只想嘤嘤嘤 
感谢布丁的梗,虽然感觉画的有点不连贯_(:з」∠)_
惯例三岁小孩画风!o(`ω´ )o
我爱小黑小白!

【第五人格】黑白无常(2)


*白黑
*ooc属于我
*巨ooc警告
*日常沙雕风格
*私设求生者监管者都是正常身高
*微蝶盲
*一篇下来小黑小白都没出场注意

“海伦娜,今天的第一场游戏是由新监管者们来参加,请你务必告诉其他求生者们。”
“好的,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海伦娜抓着盲杖大概感知了一下红蝶的位置朝向了她。
“没有了。不,”美智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又低头看向了有点疑惑的海伦娜,“再给他们提醒一句,小心那位黑无常大人。”
小心......黑无常?海伦娜歪了歪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还是会如实转告今天参加游戏的伙伴们的。
“还有,海伦娜,”
“嗯?”
“实际上我一直在你后面。”
“.......”
woc那我刚刚面前的是什么?!
“是厂长的玩偶哦海伦娜。”
“......”再见!

(别问我为什么海伦娜会不知道红蝶站在哪,实际上我一直认为红蝶小姐姐的声音会从四面八方传来_(:з」∠)_也不知道我什么毛病)

“小心黑无常?这是什么提醒?难道说他很强吗?”玛尔塔皱了皱眉,手不自觉地伸向腰间挂着的信号枪,她觉得红蝶小姐的提醒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
今天上场的除了玛尔塔还有艾玛、艾米丽和特蕾西,可以说是闺蜜组一起上阵给新监管者一个下马威。
“等游戏开始了再观察观察吧。”艾米丽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进去游戏,“红蝶小姐的提醒肯定是有用的。”
话是这么说,但她们一局下来都没有见到黑无常这个人,反而是白无常谢必安在外面了一整局。
“诶诶诶,我觉得这个新监管者不错啊,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吧。”艾玛晃了晃她手里的工具箱,她为了放水连椅子都没拆几个。“说不定又是一个佛系监管者。”
“的确。”艾米丽回想了一下,发现白无常无论是在翻窗还是擦刀的动作上都充斥着一种慢条斯理的优雅感。
“肯定是个有礼貌的人。”毕竟他连我的小玩偶都没打,特蕾西想,虽然也可能是新人不知道可以打。
“那黑无常呢?”因为监管者是新人屠夫,所以作为老手的玛尔塔一整局下来甚至连信号枪都没用,但她还是很在意红蝶小姐的话,军人的直觉告诉她,她的话是对的。
“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顶多就是下一个黄衣之主。”
“大概.......”
“叫别人也注意一点吧,试探一下。”
“就这样吧。”
最终,她们还是没搞明白红蝶小姐的想法。
当然我也希望她们不会有明白的那一天。

【红蝶:不,你们想多了,妾身只是觉得白无常大人是护妻狂魔而已。】

妈耶三岁的画风别吐槽我_(:з」∠)_

他们真的太可爱了2333

满心满眼都是他们o(`ω´ )o

【第五人格】黑白无常(1)

*白黑
*ooc属于我
*巨ooc警告
*日常沙雕风格
*私设求生者监管者都是正常身高


       庄园里来了位新监管者,求生者们已经见怪不怪的了,但是特殊的是,据负责迎接新监管者的红蝶小姐透露,此次来的,不是一位,而是两位监管者。
        “二位是寄于同一具身体是吗?”美智子看着眼前一看就是拥有良好家教的男性好奇地发问。
       毕竟在她的故乡,黑白无常也是人人皆知的鬼差,传说黑白无常都是两个人一起出现,眼前这只有一 个人的黑白无常可谓是和她所知道的大相庭径。
       谢必安,也就是白无常,面对和他同样来自东方的小姐的发问低头沉吟了许久并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他轻轻抚摸了一下贴着符纸的纸伞,嘴角噙着一丝温柔的微笑“准确来说,是无咎寄于这纸伞之下,而我们可以互换灵魂。”
       “那么,”美智子打开了她的折扇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阴影之下,“这具身体是您的还是黑无常大人的呢?”
       “是我的。不过,”谢必安轻轻晃了晃那把纸伞,纸伞也跟着抖动了几下。“我听庄园主说他找到了无咎的身体。”
       “那也就是说...”美智子心中已经有数了,并暗暗将这个情报记了下来。
       “我很期待啊。”谢必安没有将美智子的话接下去而是将眼神转向了纸伞那里,纸伞内寄住的灵魂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抖了抖身子,连带着纸伞也一起抖了一下。看到这个现象,谢必安眼里的笑意更甚,连嘴边虚假的微笑也变得真实起来。
       美智子观察着白无常的神情,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心中有了几分打量。


【美智子:确认过眼神,是gay】
(真的是沙雕文!别信上面的正经文!)

呜呜呜有一起吃白黑的人入群嘛。
孤单寂寞冷求人进群呜呜呜
(;´༎ຶД༎ຶ`)
入群问题只要答白黑就可以了
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呜呜呜_(´ཀ`」 ∠)_